金沙澳门官网登录-www.js8.com-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

封神宇宙(8-3)

封神宇宙(8-3)。原创连载

序言及卷首链接

上一章

第八卷 三攻西岐

第三章 英魂剑魄

在主城内放置好的通讯器运作下,紫寿的全息影像出现在两位军团长及胡喜媚面前。

听取了攻克凤鸣星的报告,紫寿沉声说:

“张凤、陈梧,你们要记住,此次作战的主要目的,不在于一星一城的得失。我们要做到务必重创西岐军,逼迫他们与我军决战。

同时,你们必须做好封锁渭水退路的准备,既要防止叛军从西岐星派出援军,也要防止南宫适等贼首退回西岐。

如果他们往渭水撤退,一方面要尽可能在追击围堵中消灭他们的有生力量,另一方面要紧紧咬住不放,让他们即便突围也不敢返回西岐,否则就会被我们盯死咬死,你们明白吗?”

封神宇宙(8-3)。张凤和陈梧立即恭敬领命,紫寿又说:

“你们的战况发生任何情况,情报处的胡处长都会及时告诉我,我的命令也会通过她及时传达给你们。

你们务必要服从我的统一安排,精诚合作,务求消灭叛军主力于渭水之外。

如果擅自行动,导致失去战机,乃至损兵折将,我绝不会轻饶你们!

就这样吧,我的具体计划将由胡处长代为转告,我还要去处理其他事情!”

随着全息影像的消失,胡喜媚带着灿烂笑容为张凤、陈梧介绍说:“根据我们情报处搜集来的信息,叛军主力以南宫适为首,兵力目测应该是在两亿之内。可是在这批叛军中,已经先后出现一艘巡洋舰、四艘战列舰。”

封神宇宙(8-3)。陈梧:(惊)也就是说他们虽然兵力只有不到两亿,却已经形成了以四个师团为核心的一个军团?

张凤:那么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摧毁这个小军团?

胡喜媚:没错!尤其是要毁掉他们的指挥舰,让叛军难成气候。

张凤:如果只是毁掉了船,他们可以再造。重点是要毁掉人,毁掉叛军的精锐部队。

陈梧:最主要的是毁掉他们的指挥官,星际大战必须靠有经验的军官来指挥。是否知道除了姬发、吕尚、南宫适,叛党中还有谁具备指挥大规模部队作战的能力?

胡喜媚:从现在掌握的资料看,南宫适部下有四个高级军官,分别控制一支可能是小师团级别的部队,他们是原西岐星强盗首领柏鉴、原我军“崇嵩”舰队队长乌尔泼欣、原我军“恒玄”舰队队长崔英、西野门首批弟子中排行第七十二的朱尔·克明。对了,那乌尔泼欣现在改了名字,叫“闻聘”。

陈梧:哼,这四个人,强盗头子和朱尔·克明,都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到是那叛徒崔英和闻聘,对了,还有南宫适,不得不除。

张凤:没错,舰队长出身的军官已经具有相当程度的指挥能力,又都经过我殷商军的正式训练,留着他们就是最大的隐患。我希望情报处能密切注意南宫适、崔英、闻聘的动向,我们先集中兵力,解决他们,再消灭剩下的两个小师团。

胡喜媚:好的,我们会尽可能配合你们。

这时,胡喜媚的手表突然响起,她打开手表,看清楚一组信息,不由柳眉紧蹙,告诉二人:“我们的人,在虎啸星发现了大量叛军,有战列舰一艘、驱逐舰三艘,应该是一个师团。根据核实,战列舰上有‘西野’与‘恒玄’字样,应该是崔英的部队。”

张凤:(笑)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我的剑空师团就在虎啸星附近,就让叛军知道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师团级作战吧!

一组命令传到了“剑空”号战列舰上,师团长王虎立即命令全军迅速赶往虎啸星。沿途他们又遭遇了静态隐形战机群的突袭和骚扰,但是与强大军力比起来,那几千战机简直是来叮咬虎豹的蚊子,义军刚损失了四分之一便逃之夭夭。

王虎无心与这些流窜机动的义军小部队纠缠,他依然加速奔向虎啸星,奇怪的是再也未遇任何抵抗。

封神宇宙(8-3)。殷商登陆部队降落在虎啸星上,发现并无驻守部队,经过对居民的审讯才得知,刚才确实有一支义军在这里停留,但已经离开。

不甘心与敌人擦肩而过的王虎,立即派出数千侦察机,在周边太空进行搜索。

功夫不负有心人,有数十侦察机在接近一小行星附近时,瞬间遭遇毁灭。这说明,一定有火力极强的舰船藏在这里,而且对侦察机毫不留情予以重炮毁灭,那肯定是为了隐藏极大的秘密。如今能有什么秘密这么重要呢?一定是义军的所在!

确定了自己的判断,王虎不再管什么虎啸星,命令部队全部冲向侦察机出事处。数十万战斗机作为前锋呼啸而至,迎接他们的又是激光重炮,但这次却将“恒玄”战列舰的身影充分暴露在敌军面前,更让王虎通过前线部下的报告确认了情报。

封神宇宙(8-3)。为了保护“恒玄”号,义军该师团直属空战队立即投入了战斗,没想到殷商剑空师团的战机也非同寻常,每一艘都如同出鞘的利剑,

“快准狠”是它们共同的特征。除了凌厉的激光武器,疾风般的速度与特殊造型,让殷商战机产生剑刃般的效果,所经之处的风速足以令船体受伤。

由于不了解敌机特性,义军恒玄战机群吃亏不小,数千战机在与敌人擦肩而过后,爆裂破碎。

察觉到这一点的崔英立即调整了战术,让义军战机暂时远离战场,改以舰体较为坚固、但行动缓慢的舰船形成防御阵线,以密集激光扫射以静制动,抵抗着殷商剑空战机群的一次次疯狂冲击。

殷商军的飞行员们虽然感到优势丧失,却对主力部队的赶来充满了信心,所以依然全力以赴加强了对敌军的攻击。但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却迟迟不见主力的来到。他们绝对没有想到,此刻王虎已经陷入了困境。

原来,本全力赶来的殷商剑空师团主力,忽然遭遇到全方位伏击。攻击他们的舰船中,仅仅是义军驱逐舰就占了六艘,指挥舰也同样是战列舰,它当然不是“恒玄”号,而是“崇嵩”号。

王虎忽然明白过来,“恒玄”号不过是个诱饵,自己空战队正攻击的不过是义军恒玄师团及直属部队。

那崔英早将麾下三个舰队的指挥权转交给了“崇嵩”师团长黑人闻聘。如今,王虎的主力部队是遭遇到义军一整支小师团外加三支舰队的伏击。

义军的伏击极有节奏,先是向速度最慢的后段殷商运输部队下手,接着是攻击殷商中军。

当打前站的殷商战斗机群发现不妥,企图回援时,最后的义军重火力伏击部队现身猛攻。本来兵力相差不多的两军,在义军富有经验的伏击战中优劣立分。

其实,以王虎的指挥能力,如果要力挽狂澜不是不可能,但义军针对殷商中军的突袭一旦展开,他的战列舰就成为义军攻击的主要目标。两支义军驱逐舰带着数支冲锋舰迅速攻击接近,在友军掩护下实现了陆战通道的连接,这正是西岐军最擅长的战术。

王虎并非普通军官,他根本就不在乎面对面的交手。眼见上千西岐兵冲入,他立即手持激光枪带着卫兵冲出指挥舱,他要亲手干掉敌人的两个舰队长,以壮己方声威。

义军已经冲到面前,密集激光让王虎不得不侧身闪避。眼看无法射击,王虎忽然扔掉了激光枪,空手走出。

义军战士们见到敌人指挥官露面,射击更加集中。没想到,王虎忽然周身散发出剑光,剑光与激光相抵消,居然余光犹存,将十几名义军士兵穿胸杀死。

又是数道激光打来,王虎依样画葫芦,仍然以剑光相抗。但此次激光非同寻常,不但吞噬了剑光,还如刚才王虎攻击那般,趁胜追击攻向目标。王虎双手隐约化剑,将来光挥剑消灭。

王虎再定睛前望,只见两名青年虽然没穿军官服,却隐隐散发出不凡杀气,刚才的激光正是来自其中一人手上的激光重枪。

双方高手会面,两军其余士兵自然后退,唯恐高手对决,殃及池鱼。

王虎冷冷问:“我剑下不死无名之鬼,说出你们的姓名。”

手持重枪者回答:“我是猛虎舰队的薛恶虎!”

另一人说:“我是怒龙舰队的韩毒龙,你就是‘剑空’师团长王虎吧?看起来,你果然是‘碧游’!投降免死,西岐军优待俘虏!”

王虎:(冷笑)你们放心,就算你们投降了,我也绝对让你们死!

说着,王虎阔步冲上,双手剑光更浓。韩毒龙则亮出光剑迎上,光剑眨眼间化为双剑,由韩毒龙施展开来,让王虎也颇为吃亏。

交战间,王虎猛地低头,后背又冒出一道剑光,韩毒龙慌忙躲避,脸上还是受了伤。

薛恶虎见状大怒,手一甩,重枪瞬间化为散弹枪,一扣扳机,便有九道激光集中飞出,可惜不能像杨戬的三管枪那样可以随意变换方向。

王虎面对九光攻击,毫不畏惧,双手一张,十道剑光飞出,不仅将九光化解,还让身手敏捷的薛恶虎右肩被剑光擦伤。

王虎嚣张炫耀:“两位小朋友,看你们的身手,应该不是普通人。一个能任意变化手中激光武器,一个能将光剑随心改变且施展得出神入化。我如果没有猜错,你们是‘玉虚’吧?是也没关系,玉虚的招数不过如此,在我的‘天剑神光诀’面前都是不堪一击!遇到我算你们倒霉,受死吧!”

见王虎又仗着剑光攻来,韩毒龙与薛恶虎互使眼神。

韩毒龙猛地跃起,分散了王虎注意力,薛恶虎趁机开枪。

可是王虎反应极快,手起光现,将射来激光打散,而韩毒龙也一剑俯冲而下。

王虎又及时变幻手势,以空手夺白刃的招数,用剑光手夹住光剑剑刃,并以发出的剑光意图吞噬掉韩毒龙光剑。

薛恶虎再度变幻,手中激光散弹枪又化为激光火箭筒,他居然不顾韩毒龙安危,发射出爆裂激光弹。

如此威力巨大的攻击,王虎当然不能忽视,他也不甘心与一个小小舰队长同归于尽。

于是,王虎一手放出剑光,逼退韩毒龙。又立即变招,集中剑光将爆裂激光弹困在空中。

偏偏此时,双脚凭气劲黏住天花板的韩毒龙,将光剑霎时变为光矛,奋力投出。再也来不及变招的“天剑星”王虎,就这样被一矛穿胸,钉在了地板上。

剑光消散,爆裂激光弹依旧向前冲去。蜷缩在前方又企图出来救上司的殷商士兵们,吓得魂飞魄散,慌忙后逃。但那激光弹还是爆炸了……

又经过了半小时的激战,西岐军以损失过千万兵力的代价,终于将七千万的剑空师团彻底击溃,对于逃走的数百万残敌,他们无心追杀,立即清理战场,驾驶着缴获的“剑空”号战列舰等舰船,会合了恒玄师团直属部队,立即离去。

没想到,当西岐军刚刚动身,雷达屏幕上就出现了庞大光点,急速向这里移动。

侦察机迅速发回信号,为首战列舰上清楚地写着“殷商”、“平火”字样,这无疑是属于穿云军团的平火师团。

他们是刚刚赶到、恰逢其会,还是隔岸观火、坐等渔翁之利?现在已不可知。唯一能确定的是,刚刚伏击成功的两支义军小师团,如果再与平火师团一战,势必全军覆没。

更糟糕的是,经过激战,义军所剩能量,加速行驶还可以,超时空飞行、静态隐形、远程联络都已无法做到,战士们更是疲惫不堪。只有尽快到达秘密集结点,才能补充能量、呼叫援军,但他们已经没有这个时间,敌人也不会给他们这个时间。

崔英和闻聘正要下令全军准备转身迎击,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被敌人追击,必然连半点生机都没有。这时一组信号冲来,要求与两位师团长开通三人会议模式,它来自部队后军的公略舰队。

舰队长毕高的全息影像同时出现在“崇嵩”号与“恒玄”号的指挥舱中,他严肃又略带焦急地建议:“崔英、闻聘两位兄弟,我建议你们立即率领全军撤离,不要回身迎战。这里交给我们!”

崔英:(大惊)毕高师兄,你要以一个舰队去对抗一个大师团吗?你这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闻聘:(急)毕高师兄,我们现在回身一战,未必没有胜算!

毕高:就算胜了又怎么样,我们两个师团的兄弟能剩下多少?这都是我们西野门的种子啊!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在这里!

闻聘:那你就能白白牺牲在这里吗?我们西野门首批弟子已经剩不下几个人了,不能再牺牲了。不然我们怎么向姬发掌门交待?

崔英:没错!毕高师兄,我现在毕竟是你的上级,我命令你立即转到前军来,我会到后方部署反击。

毕高:崔英兄弟,你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你就应该为全军负责,而不是为我一个人、一个舰队负责。你应该很清楚,我们别无选择了。如果你们还拿我当师兄,就请接受我的建议。我保证,公略舰队会以“空网”战术,阻挡敌人至少三个小时,三个小时的时间足够你们到达秘密集结点!这是目前最佳的部署,我说的对吗?

崔英与闻聘一时无语,但三个小时之后,毕高如何脱身?根本没有办法。就算到时从集结点搬救兵前来,只怕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毕高看出来兄弟们的顾虑,做出了保证:“你们放心,我不是轻易去牺牲的人,也不会让我舰队的兄弟们轻易牺牲。我们西野门复兴大业刚刚开始,我也舍不得就这么早离开你们。去吧,去集结点吧!我们会坚持到最后的,这是我给你们的许诺。”

崔英:那……毕高师兄,你一定要坚持等到援军,一定要等!我们会将缴获的“剑空”号战列舰和其他战舰留给你,你千万不要让我们愧疚一辈子!

毕高:(笑)我可是你们的十五师兄,我怎么会让师弟们失望?快走吧!

西岐军迅速调整,将刚刚缴获的大型战舰留给了公略舰队,主力加速撤退。而毕高以惊人的速度,仅仅用十五分钟的时间,便将拥有的各类战舰重新调整,形成以剑空号战列舰为核心,以包括公略驱逐舰在内的各类大中型舰船为基点,再配以炮舰、爆裂艇、战斗机、太空机器人为补充的防御阵势。

随着布阵完毕,各类舰艇以激光相连,形成了截断大片太空区域的激光防线,主要舰船再以防护罩保护自己,由机动部队进行反击或牵制强敌。

当毕高微笑感叹“真没想到我今生还有机会指挥战列舰作战”时,殷商平火师团已全军杀至。

师团长卜同万万没想到迎接自己的居然是如此严密专业的太空防御阵地,看起来西岐军中确实有能人。

但现在不是赞赏敌人的时候,因为防御阵势已经发动。太空机器人率先发动攻击,目标是以战列舰为首的各级指挥舰,意图迫使平火师团忙于自保,从而起到缓解西岐军阵地压力的作用。

不过,一边是蓄势待发的完整师团,另一边是刚刚经历过恶战的小舰队,七千万兵力对七百多万兵力,几乎是十比一的状况。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偏偏平火师团还不仅仅是普通的部队,就如同悲蝎师团一样,所有舰船都有本师团独特的战斗方式。

当义军攻击开始,悲蝎师团也随之进入战斗状态,所有舰船全部化为火红,不,确切来说是尽数被红火所缠绕。

这火焰不仅能削弱敌方射来激光的威力,还能伴随己方激光发射出去。一旦义军的舰船被火光击中,没有生命体的机器人与无人战斗机会渐渐燃烧直至毁灭。

而像战斗机这样的舰船,中招后,义军飞行员会感觉被置身于高温熔炉之中,五内俱焚,口干舌燥,大汗淋漓,生不如死,恨不得立即逃离这熔岩般的所在。

所以,义军战机还未爆炸,就不断有飞行员不顾安危,弹跳出机体外。但这里毕竟不是在大气层中,如此莽撞的结果,不是被敌人击中毙命,就是缺氧身亡。

发现那烈焰激光的古怪,毕高立即命令部下们不得大意,义军阵地舰船加大防护罩力度,出击战机要尽力避免被击中。同时,光网守军也开始发射重威力激光炮,一方面是为了遏制已经开始逼近的敌军,另一方面也是为给己方作掩护。

然而,敌人的攻势实在猛烈,写有“西野”字样的舰船不断爆裂,光网上的基点接连消失,但是光网依然存在,义军阵地仍未丢失,激战依然在继续。

殷商平火师团也不好受,浓焰护罩效果毕竟有限,如果遭遇持续攻击或者被重激光击中,小型舰艇势必爆炸,大型船只也会遭遇不同程度的创伤。

不少殷商冲锋艇在爆裂艇、战斗机掩护下,意图逼近光网,冲入化为基点的各类舰船中,但在对方密集光雨中,接连遭到失败。仅是为此阵亡的殷商陆战队员已经超过三百万。

卜同立即改变了战术,命令各类殷商炮舰分梯队攻上,以重火力步步逼近。这样的战术果然有效了许多,但义军战斗机实在过于顽强,不战至生命最后一息,绝不停止攻击。因此殷商大舰船的进击还是相当受阻,炮舰损失已经超过两千艘。

不管如何,在战场之上,实力上的绝对差异,并不像电影中那样仅凭借顽强的战斗意志就可以扭转。

三个小时之后,负责断后的义军公略舰队光网已经消失,只剩下那被缴获的“剑空”战列舰依然在战斗,可是能发射激光的武器也只剩下一门主炮,保护光罩早已失效。

为了抓住义军指挥官,殷商军没有使用那古怪焰火攻击,只是以普通激光重炮不断轰击着这不肯屈服的阵地指挥舰。

一艘殷商冲锋艇躲过了那单一的激光柱射击,从义军“剑空”战列舰的旧创口连接了陆战通道。数百殷商军冲了进去,却发现舰船中的西岐军战士已经大半伤亡。义军轻重伤员们企图阻挡敌人进攻的步伐,却无异于螳臂挡车,白白丢掉了生命。

当冲入指挥舱时,殷商陆战军更惊愕发现,控制主炮的仅有几人,而且个个负伤在身,为首者正是毕高。

此刻,充满好奇的卜同也乘坐一艘殷商冲锋艇进入了战列舰,他走进指挥舱时,战斗基本结束,活着的义军只剩下毕高一人。

卜同进门就看见毕高紧攥着激光手枪,坐在主炮控制台前,手枪能量灯闪烁不定,说明已经没有多少能量,最多也只能发射出一两道激光。毕高周围有几具尸体,都是为了保卫指挥官刚刚牺牲的义军战士。

因为得到了卜同的指示,殷商陆战兵们攥紧武器,没有继续射击,等待着长官来捕获最后的猎物。

看清毕高的模样,卜同不由喜形于色:“西野门早期百名弟子中排行第十五的毕高,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见你。好了,你已经尽力了,你的掩护战打得不错,对得起叛军了。放弃抵抗吧!你是紫寿会长通缉的要犯之一,我们会好好照顾你,把你送往朝歌的。”

毕高:(强忍疼痛、面带冷笑)你们殷商会出卖我西野门,在你们的屠刀下,我师父牺牲了,我大师兄牺牲了,八师兄毛正牺牲了,阿绣师姐牺牲了,展升师弟牺牲了,盛迪师弟牺牲了!因你们而牺牲的西野门弟子已经不计其数,现在该轮到我了!

卜同:唉!别这么说吗?大家都是各为其主、身不由己。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能活下去,什么事以后都好商量嘛!

毕高:没什么可商量的,我无悔于自己的选择,我对得起自己的信仰!

说着,毕高猛地抬手向卜同射出一枪,卜同忙闪,身后卫兵应声倒地。

一名神经紧绷到极点的殷商士兵立即开枪还击,这一枪引发了连锁效应,等到卜同高喊“都给我住手”的时候,在几十道激光的攻击下,毕高微笑着永远闭上了双眼……

下一章

sc�����r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登录发布于世界杯决战,转载请注明出处:封神宇宙(8-3)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